安徽网 » 企业风采

从古井秋酿大典说起

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 张 生

古井贡酒的开酿大典结合了中国古代传统祭礼,还融汇了新时代的一些好的成果。祭祀活动一直是中国传统礼仪的重要部分,还在原始部落时期,就已经出现了祭祀活动。比如亳州的尉迟寺遗址曾经出土过两个有意思的器物,一件是鸟形神器,一件是七角镂空神器。一个长得像鸟笼,一个像WIFI路由器,但都是用来祭祀的器物。

这在最初是和人类的原始信仰有关,之后随着文化发展不断得到完善。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儒家文化这把祭祀活动吸纳进自己的文化体系中,在《礼记祭统》中便有记载:“凡治人之道,莫急于礼;礼有五经,莫重于祭。”俗话说的好:“物有报本之心,人有思祖之情。”孝顺的“孝”是个会意字,意思是上面一半是个“老”字,下面一半是个“子”字,表示指上一代和下一代是一体的,分不开的。上一代还有上一代,表示过去无始;下一代还有下一代表示未来无终。无始无终是一个整体。三百六十行,无祖不立。只有祭祀前辈,才能完成当代人的历史建构,当代人的文化才有归宿,有意义。

中国历史上的酒神有仪狄和杜康,古井贡酒的酒神曹操是一个众所熟知的现实人物。关于曹操的评价,一直是中国历史学家乃至中国文化界的大事儿。对曹操的评价,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。北宋以前,曹操及曹魏政权被视为正统,陆机、李世民都写过祭祀曹操的文章,曹操也被置于历代帝王庙享受血食。靖康之乱后,宋朝失去了长江以北的大片土地,皇室备受屈辱,被迫南迁,偏安南方的南宋朝廷出于政治需求,以蜀汉自居,以纲常理学评判历代君臣,改以蜀汉为正统,将曹操移除国祭名单,开启了数百年拥刘反曹的历史。南宋覆灭后,人们对异族统治的元朝更为不满,借古讽今,拥刘反曹的倾向在社会上更为严重,丑化曹操美化刘备的文字层出不穷。建立明朝的朱元璋显然也受到了这种倾向的影响,朱元璋建立历代帝王庙,御笔一挥,将秦始皇、曹操和隋文帝杨坚排除在外。清朝统治者入主中原后,尤其重视祭祀历代帝王,自顺治帝至道光帝,每位清朝皇帝都要到历代帝王庙亲自祭祀。乾隆皇帝认为历代帝王庙祭祀的帝王太少,规则也有很多可笑之处,祭祀与否都是因为书生的妄论与胡说,这岂不是违反了君权至上的原则吗?于是乎,乾隆帝下令“朕意以为,凡曾在位,除无道被弑、亡国之主外,应尽入庙崇祀”。只要不是死于非命或亡国之君,都应该列入祭祀名单。最为可笑的一幕发生了,如东汉殇帝、冲帝这样的夭折孩童,唐僖宗、宋理宗这样的糊涂皇帝,建文帝、崇祯帝这样的失位之君... ...以及其他庸碌之辈都被列入了国家祭礼,曾经在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的秦始皇、曹操和杨坚却只能靠边站。曹操的形象也演变为戏曲中的白面奸臣,一直持续到民国时期。

建国之后,郭沫若、翦伯赞等著名历史学家都发表了为曹操翻案的文章,毛泽东主席也说:“曹操是了不起的政治家、军事家,也是个了不起的诗人。说曹操是白脸奸臣,书上那么写,戏里这么演,老百姓这么说,那是封建正统观念所制造的冤案,还有那些反动士族,他们是封建文化的垄断者,他们写东西就是维护封建正统。这个案要翻。”曹操的评价为之一变,到今天还是基本正面的。

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刻的历史原因。历史通过建构过去为意识形态提供支撑,为什么我们要积极肯定曹操,这离不开祖国尚未完成统一大业的现实背景。维护多民族国家的统一与稳定的历史人物都会得到肯定,这是当代历史学的时代使命。

亳州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,也是中国酒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。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活动,距今5000多年的尉迟寺遗址出土了与酿酒有关的陶器。距今约4000年的钓鱼台遗址出土了中国最早的小麦。在这片土地上,先民们把蒸熟的谷物放进小口陶器发酵,酿造出第一缕酒香。

我们对商朝不太了解,其实商朝对中国影响非常深远。商朝确立了中原地区的优势,奠定了最初的中国。商汤最早定都于亳。商人发明了酒曲,这是人类酿造史上划时代的技术革命。酒曲的发明与应用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早将霉菌应用于酿酒的国家。商人还发明了甲骨文,中原地区从此成为东亚大陆最重要的知识生产者,形成了一个吸引与凝聚着周边民族的大漩涡。

甲骨文中以酒为部首的文字很多,比如“富”“福”。“富”字的甲骨文上面的“宀”象房屋之形,下面的“酉”象酒坛之状,表示房屋中有许多酒装在坛中,象征富有。“福”字的甲骨文左边的构件为“示”,象征祭祀祖先或神灵的神主形象,右边的构件为“酉”像酒樽,表示双手捧着酒樽向神主奉酒,以酒祭祀神灵或祖先,才能降福保佑。从甲骨文中无数与酒有关的文字开始,中国酒文化的书写自此开篇。

东汉建安元年,曹操向汉献帝进献九酝春酒,这也是古井贡酒名字的由来,因为当地有一口古井,有曹操献酒的故事。这之后民间传说中还有沈鲤、姜桂题等献酒故事。

北周时期,亳州之名首次出现。从北周至明初,亳州管辖着谯县(今谯城区)、山桑县(今蒙城县)、城父县(今谯城区城父镇)、临涣县(今安徽濉溪临涣镇)、酂县(今河南永城酂城镇)、谷阳县(今河南鹿邑县)、永城县(今河南永城)、真源县(今谯城与鹿邑交界)八县。大亳州的行政区划维持了约一千年,这一时期的亳州也成为全国重要的商业中心、宗教中心和酿酒中心。宋代在亳州设了十多处酒务,每年酒税高达11万贯以上。唐高宗、宋真宗等帝王曾至亳州祭祀老子,姚崇、晏殊、欧阳修、晁补之等名臣曾在亳州做官,留下饮酒乐游的诗篇。

南北通衢,中州锁钥。明清时期的亳州因商业发达有“小南京”的美称。“百货辇来于雍梁,千樯转输于淮泗”,南北商旅在这里汇集。减店怀姓家酿造美酒“减酒”,建立“公兴槽坊”,相传曾经多次进贡朝堂。

佳酿千年传魏井,浓香万里发汤都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安徽省委、安徽省人民政府及各级政府的支持下,古井酒厂改制建厂,四次蝉联名酒金奖,直到今天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品牌。

面向未来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量子通信、区块链等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积聚力量,将进一步推动全球化深入发展。这是历史规律,也是时代潮流,不可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在这样的时代压力下,我们应该怎样实现解脱?我们应该怎样消除长期盛行的“弱肉强食”的丛林法则和“你输我赢”的零和博弈思维?我们应该树立什么样的文明观?

解决问题方法很多,有一种方法一定有用,那就是美酒。美酒无国界、文化无国界。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酒是更好的沟通工具,肤色可能不同,语言可能不通,风俗可能迥异,但当彼此端起酒杯,都会回以友谊的微笑。美酒也是世界人民交流的通行证,更是加深民族与国家友谊的催化剂与桥梁。酒文化贯穿了人类社会文明史的全过程,我们因酒成为人类,我们以酒创造文明。只要我们重拾美酒精神,就没有谁能够阻挡世界人民迈向美好生活的脚步,也没有谁能抑制世界人民对和平、发展、进步的渴望。

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,酒是唯一无法替代的产品。只要有美好生活的追求,地球上只要有人类的存在,就会有酒。(文/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)

返回顶部